蘭州房價 高處不勝寒——游走在發展邊緣的痛苦 甘房網評

甘房網資訊中心 / / 2019-03-18
這將是慘烈程度超過“人口大戰”的新一輪城市戰爭,輸掉這場戰爭,則意味著在未來中國城市的發展藍圖中被“邊緣化”。

 2017年底,在北京召開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:把城市群建設作為未來城鎮化工作的“主體形態”,促進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合理分工、功能互補、協同發展。隨后,各地紛紛提出了自己的城市群規劃,目前,中國正在規劃建設當中的城市群已達20個,這其中也包括去年三月我們提出的《蘭州-西寧城市群發展規劃》。

看得出來,下一輪中國城市發展與競爭的焦點,將落在城市群的建設上,因為出于城市群核心位置的城市,將優先得到周邊城市在人口、資源等多方面的支持甚至是“供血”,就像當年上海的崛起是依靠了整個長三角之力一樣。這將是慘烈程度超過“人口大戰”的新一輪城市戰爭,輸掉這場戰爭,則意味著在未來中國城市的發展藍圖中被“邊緣化”。

地緣吸引力弱化 蘭州不再讓人向往

在計劃經濟時代,蘭州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西北重鎮,這里集合了石油化工、裝備制造、輕工業等領域內的眾多國企,“一五”期間前蘇聯援建的156個大型項目中有7個在蘭州,蘭煉、蘭化甚至被稱為“共和國長子”。在交通、軍事等方面,蘭州地處青藏高原、西域盆地、蒙古高原、黃土高原四大地理板塊山谷通道交匯區,依祁連山、北部大漠、賀蘭山、六盤山等形成關塞樞紐,關山難越、鐵鎖橫江。毫不夸張的說,當時能分配到蘭州來工作,是不少工科畢業生的夢想。

但進入新世紀之后,隨著經濟發展的逐步乏力,蘭州的地緣吸引力正在弱化,輻射力也漸漸萎縮至省內。尤其是在整個國家經濟體系轉型的關口,蘭州沒能跟上發展的步伐,國企轉型不徹底、民企的發展也十分艱難,GDP一路下滑,漸漸淪落為落后城市。現在人們提起蘭州,似乎只能想起黃河讀者牛肉面,來玩玩還可以,至于定居,恐怕需要很大勇氣。

發展格局變遷,蘭州恐被“邊緣化”

城市群的形成,首要的條件就是交通。過去,蘭州之所以能夠在城市的競爭中保持一個比較超然的位置,與其獨特的地理位置不無關系。蘭州地處西北交通要沖,距離周邊的大型城市都比較遠,受到的影響也比較小。外省暫且不論,至少就省內其他地州縣而言,蘭州還是很有吸引力的,畢竟是省會城市,教育、醫療、生活等等城市資源相對集中,也相對優越。所以過去蘭州能夠維持住城市發展的基礎,多少要得益于交通的“不便利”。

但是現在高鐵時代已經來臨,西北地區的區域格局已經發生變化,城市的距離已經被拉近。外出尋找機會的年輕人有了更多的選擇權。而且今天年輕人不再受制于地域、宗族、家庭等等傳統束縛,有著“背包上路”的決絕和勇氣。加上鄰近城市出臺人才優惠政策,蘭州更加沒有力量與之抗衡。舉例來說,現在河東地區的城市居民,在心理上已經更靠近陜西。如果一個家住天水的畢業生,要他在西安和蘭州兩個城市之中選擇一個落腳點,他會選擇哪里是顯而易見的。從此一例就可以看出,區域格局的變化,使得蘭州正在被進一步“邊緣化”。

機會已經不多 不能一再錯過

中國的城市發展有一個很明顯的規律,就是“政策機會”。一輪產業布局和決策調整,就會給一批城市帶來發展機會。當年南海邊的一個圓,造就了東南沿海城市群的崛起,而長三角、京津冀、中東部等每一輪城市群和產業群的形成,也都離不開政策的支持。而反觀蘭州,當年的國有企業轉型,新世紀之后的開發區、經濟區建設,十年前的互聯網和電商物流、還有最近的新能源、大數據等等產業。每一次大規模的產業布局和結構調整,我們都與之失之交臂。這其中固然有政策傾向的問題,但也與我們的固步自封、猶豫不決有很大的關系。

如今,甘肅乃至整個西北區域面臨的最好機會就是“一帶一路”大戰略的實施。這是我們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,是我們拉近與中部城市距離的最好機會。但我們也必須認識到,“一帶一路”政策的覆蓋面很廣,它不是單獨為甘肅準備的。在這個政策框架下,每個城市如何發展、走什么樣的路,就要靠我們的創造力、想象力和執行力了。但不管怎樣,留給蘭州的機會恐怕已經不多,更經不起揮霍。

責任編輯:馬清真

1.甘房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甘房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甘房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甘房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甘房網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
閱讀延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