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州房價 高處不勝寒——兩萬九與八十萬 甘房網評

甘房網資訊中心 / / 2019-03-06
對于今天的中國城市而言,最稀缺的資源就是人。人口是擴大城市規模、提升城市能級的基礎。

 對于今天的中國城市而言,最稀缺的資源就是人。人口是擴大城市規模、提升城市能級的基礎。城市人口的增多,意味著大量的消費需求,商業模式就會有非常大的空間。而且人口聚集引發的人口結構的變化,會帶來消費結構、產業結構和經濟結構的變化,城市發展的土壤更多,城市就更加有活力。這就是為什么今天的城市競爭,要把主要的焦點放在對人才乃至人口的爭奪上。而在過去的一年多里,蘭州輸掉的,恰恰是一場關于人的戰爭。

“隔壁老王”在干嗎

年后的一段時間,一些城市陸續發布了2018年年末城市常住人口、新增人口數據,算是結算一下“人口大戰”的戰果。1月12日,鄭州市委十一屆九次全會暨市委經濟工作會議宣布,2018年鄭州市GDP總量首破萬億大關,全市常住人口突破千萬,分別跨入兩個頂級城市俱樂部。與此同時,西安也宣布,2018年西安新遷入人口近80萬人。2017年年末,西安常住人口為961.67萬人,因此西安也跨入“千萬人口城市俱樂部”。加上此前的重慶、上海、北京、成都、天津、廣州、深圳、哈爾濱、武漢、石家莊、蘇州、保定和臨沂,“人口千萬城市俱樂部”成員增至15個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批正在和準備沖擊千萬人口的城市,其中,常住人口超過900萬人口的城市有杭州、青島和濰坊,800萬人以上的城市還有一大批。

而截止2018年底,蘭州市的戶籍人口為3284532人,常住人口370萬左右,戶籍人口年凈增2.9萬人,引進急需緊缺人才947人,簽約北京大學等一流高校畢業生330人。這是還沒有算上轉出和銷戶的數據,經過2018年一年的“搶人大戰”,相信所有人都無法再對蘭州的人口增長保持樂觀。再對比一下我們的兄弟省份和鄰近城市的數據,成都在2016年人口就已經達到2000萬以上,西安也在2018年跨入“千萬俱樂部”。看來我們在黃河邊優哉游哉喝三泡臺的時候,“隔壁老王”正在我們家挖墻腳。

十年后,我們的房子留給誰

說起來,蘭州人真的不缺房子。我所認識的朋友,手里幾乎都有兩三套房子。而我不過是個小市民,還壓根沒有接觸大佬或者土豪的機會。房地產行業需要人口基數做基礎,有了人口才有需求。說白了,房地產熱愛接盤俠,有人接盤,地產商才能繼續玩,只有在人口凈流入的城市,才存在新增房產的剛需,才有房產上漲的基礎。縱觀各地的人才引進政策,其實很多跟人才沒關系,基本上只要是個人就行。限購政策越來越嚴,利用人才引進一方面為房地產行業“曲線解綁”,另一方面拉動城市內需,為城市未來擴容打基礎,不失為一箭雙雕的好辦法。

而蘭州的房地產行業,只能說是表面繁榮。地產商看上去沖勁十足,市場上大盤林立,房價一路走高。但人口卻在加速流失,接盤俠都跑去別人家“接盤”。一進一出,蘭州還能支持多久?這個趨勢也許現在看還不明顯,因為蘭州多少還可以從周邊的地縣抽抽血,高端人才跑了,低端人才補進來;大學生跑了,打工者補進來,再加上城鎮化,多少還能維持一個數字上的平衡。但是十年之后就不好說了,到時候我們的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、遠走他鄉,逢年過節才能見一面,我們守著好幾百平米,賣都賣不出去,還能留給誰?

一場大戰,蘭州輸掉了什么

新年過后,城市再次繁忙起來,蘭州的地產商們也在醞釀著新一輪的價格調整。據了解,幾個熱門板塊和地段的樓盤,普遍漲幅在100~500元/平米左右。看上去這座城市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,該賣的還在賣,該買的還在買。但形勢真的如此樂觀嗎?事實上,從去年開始,蘭州的房地產市場就已經陷入膠著狀態,限購區內的項目賣得已經十分艱難,單月被剃光頭的項目有的是。二手房市場則更加冷清,中介門店門可羅雀,成交寥寥無幾。

很多人大概覺得,這是限購政策引發的市場自然反應,但事實并非如此,這一輪市場的萎靡,是蘭州長時間人口人才的緩慢流失、需求萎縮造成的,限購政策只是起到了催化的作用,使市場反應更加表象化、更加激烈而已。從目前來看,限購政策顯然沒有解禁的可能,而蘭州的人口又不像別的城市那樣能夠得到有效補充,需求有可能更加弱化,高房價恐怕難以為繼,極有可能在2019年內迎來拐點。

沒有人,城市就會衰退;城市衰退,人就更不會來,這樣的惡性循環是我們無法承受的。一場人口大戰,其實就是翻開了各個城市的老底,亮出了大家的綜合實力。而我們輸掉的不僅僅是人,還有機會和未來。

責任編輯:馬清真

1.甘房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甘房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甘房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甘房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甘房網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
閱讀延展